亚马逊CEO:AWS会有1000亿的商业价值!

亚马逊CEO:AWS会有1000亿的商业价值!拉斯维加斯——在11月30号早上举办了两个小时的发明主题演讲之后,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CEO Andy Jassy邀请来自中国、印度、以色列和南非的150名与会记者进行提问。

问题1:AWS(亚马逊网站服务)能否具有500亿甚至是1000亿的商业价值?

Jassy:如果你和我们一样相信,在很长一段时间当中,相当少的公司拥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数据中心,即使有也仅仅是小型的中心,这也就意味着公司需要的所有计算全都靠云计算来实现。我们对于继续保持行业领导者非常乐观,但是也有一些公司在多样化的领域当中做的比较成功。我们已经说过了,我们相信AWS有非常大的潜力,可以在整个亚马逊中拥有最大的商业价值。我们的消费者市场是价值1000多亿美元的买卖并且涨势良好,尽管可能需要几年时间,但是我们相信这个目标一定可以实现。

问题2:就目前看来,AWS在云行业当中的领导地位是否牢固?

Jassy:Gartner公司估测我们的商业规模要比后面14家云公司合并起来还大上好几倍。也就是说,我们的市场中蕴含着数以万亿的市场价值,没有哪一家公司可以与此匹敌。未来会有一些比较成功的企业,不会超过30家。但是我们相信我们可以继续做行业领导者。

问题3:有传言说AWS要从亚马逊分离出去。AWS和亚马逊会在哪种范围内维系着互补的关系?

Jassy:AWS可以分为客户业务部,消费金融部以及领导团队。亚马逊的客户和零售商都是AWS的用户,他们对我们有相当大的帮助。因为我们有高质量,优秀的能力,高度的自我发展需求的团体,他们并不吝啬并坚持给我们反馈。他们总能合上信封(推动我们前进)。

亚马逊的零售商对于AWS来说是非常重要外部客户群体,但是他们并没有外部的消费者那么重要。

你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收看,比Netflix(一家在线影片租赁提供商)方便,因为AWS是包含了Netflix资源的。然而,他们在视频领域与亚马逊零售商竞争很激烈。Netflix选择使用AWS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会被视为与零售商亚马逊一样重要的客户。 就是这样。

人们会问很多关于AWS另立门户的消息,我们并无此打算。虽然我不能肯定永远不会发生,但是也没有必要的因素。亚马逊一直以来都很慷慨与友善地资助着AWS,我们没理由脱离它。

问题4:你大力投资数据中心。你是怎么说服Jeff Bezos做出如此巨额投资的呢?

Jassy: 我们提供的六页长的前景文案创造了这次机会,但是里面并不包括损益情况,Jeff也没有问过我财政问题。我们征求57项资源来创立商业项目,Jeff果断同意了。他相信这个生意项目从零出发可以做到很大,他也是这么一路陪我们走过来的。

我们会考察商业项目,即使它们与我们已有的项目毫无关联。我们会问“如果我们成功了,会不会做大做强?如今这个服务能有多好?我们有别的途径吗?我们真的有资格这么做,真的能把它快速发展起来?”如果我们能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我们会思考我们能不能排除一支由若干精英率领的团队去完成这个项目。新的项目往往因缺乏资源和时间而夭折,因为现存的项目都很成功。

在AWS这个项目上,我们投入了一个高级领导团队并且有雇佣了一队人马。当我们取得成功时,我们会得到两倍甚至三倍的回报。在AWS项目一开始,我们就收到来自各方的支持,这使我们得到Jeff和其他领导者的支持变得更加容易。

问题5:我的头已经晕了。你今天为什么发表这么多的公告?

Jassy:我们并没觉得刻意去发表这些言论。更像是孩子在圣诞节打开礼物一样的心情。参加大会的人们对于云可以为他们提供什么样服务非常激动。就像是一个乐章。人们对于拥有可以掌握他们命运的工具迸发出了惊人的热情。之所以能使消费者有这种无所不能的感觉,主要是因为AWS提供了广泛的功能。这种广泛的服务使消费者在选择基础设施的提供商时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我们今天宣布了很多事情。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将留在明天宣布。我们在过去的两周做出了很多声影。我们还有一些事情要在12月份以及新年的上半年宣布。我们有很多独立的团队在着手于两三年才能完成的项目,他们将在未来几年不断为我们呈现工作成果。这也仅仅是今天所知道的消息。我们每天都能从消费者那得到反馈,来告诉我们他们想让我们做什么。

问题6:你认为现在进入云端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吗?

Jassy:在过去的两三年里,经历了一次转型:每个垂直业务部门都开始使用云。 公用事业,医疗保健,金融服务已经完全颠覆了他们对云的看法。我很惊讶,这周有来自金融服务行业里几千个人汇集到这里。这和过去几年的姿态以及采用曲线类型非常不同。

如何与监管者打交道,我们有非常丰富的经验。每次我们向监管者展示在云中的工作方式时,他们的反应就像“哦,蛮有道理的。这比你在本地做更安全”。

问题7:价格战争将在哪结束?

Jassy:在过去的10年零6个月里,我们始终在价格的调整上保持一致想法。虽然价格很容易降低,但承受这种价格降低是艰难的。我们不遗余力地将我们的成本结构降低,这样我们可以以更低的价格形式回馈客户。我认为在过去的八年中,有55次降低了我们的价格,大部分是在没有任何竞争压力的情况下降价的。这只是我们正常运行周期的一部分。 我们预计会继续降低价格。

价格是一个重要因素并且是谈话的开端,但是选择云提供商最大的不同在于要关注它的速度和敏捷,这是一个平台能力的体现。AWS相较于其他平台而言拥有更大的能力,包括对每个公司的安全事务、有经验、没有压缩算法等等。

问题8: 在你看来,美国总统换届会对亚马逊的业务产生哪些影响,特别在信息加密方面?

Jassy:我的看法和一个月之前相比,没有发生太多变化。未来,几乎全球所有的公司都会将工作转移到云端。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这就意味着:企业需要适合自己的安保、服务和数据隐私,需要合理的开支,为自己配备和竞争对手一样的设备。不论是在自己的国家,还是全球范围,都是如此。我们坚信,用户是自身数据的所有者,他们有权利决定自己数据的存储地点。除了用户,任何人都不能动这些数据。亚马逊也不会染指这些数据。用户可以对数据进行加密。当人们明白这点后,就不会再有纠结了。目前,在美国之外的其他地区,我们的业务还处在起步阶段。

问题9:针对亚马逊的垄断威胁是否让你感到担心?

Jassy:我们并不担心。不论谁当总统,我们的对策都是一样的。

问题10:为什么亚马逊能如此之快的推出新服务?

Jassy:我们对员工的要求很高。我们需要那些能够颠覆客户体验的员工。他们应该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成功往往是需要反复的。我们尽可能的让每个团队自主独立,每个团队都会有产品经理、工程师和运营人员,以此来减少相互推诿现象。

这让员工有很高的自主性。他们可以花大量的时间来和客户相处,拥有完全自主的技术路线。他们可以根据客户的反馈,对产品进行调整。我们和所有的亚马逊团队一样,使用相同的AWS组织构架。随着公司的扩张,高层也再不断寻找更多说“Yes”的机会,而不是去找机会说“No”。当然,我们不会对每个创意想法,都说“Yes”,我们会对彼此的意见进行评估。不过我们确实比其他公司更愿意说“Yes”。

在这种企业文化中,公司的每个员工都在思考如何提升用户体验。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能想出好点子,就会有机会来实践这些点子。

本文观点不代表宝妈派立场,若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宝妈派处理。发布者:外贸CBEC,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1888tui.com/archives/534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